就業新聞

中六生求職竟由媽媽填表

政府明年將撤走三千個社福界活動工作員(PW)臨時職位,有社福機構於三月滿約後率先送走PW,重設月薪七千餘元的活動助理(PA)職位,應聘的大多只是今屆文憑試考生,竟發現不少是由媽媽代取申請表,結果子女面試時茫無頭緒,情景題問如何帶小朋友上廁所,竟回答「我會幫佢手除褲」。

香港小童群益會助理督導主任馬國樑表示,由於見政府決意撤銷PW職位,故三月底該中心的八名PW約滿後,已率先送走他們,「叫他們快D搵工好過」,現時有五人已找到工作,甚至任職福利工作員;但由於一下子少了八個人手,中心每月需削減了一、兩個活動,以往電話通知改為以短訊通知,社工亦要「落場」做支援工作。

中心於是重設四名PA職位,包括兩名兼職及兩名全職,全職月薪七千二百九十元,但當中僅一名屬政府資助,其餘由機構自掏腰包聘用。PA要求學歷達中六程度,年齡十六至二十九歲,卻嚇然見到有五個媽媽,不約而同代子女領申請表,最後收到十五個申請,大多屬應屆DSE考生。

他笑言,媽媽代領申請表的子女,來面試時對工作內容茫無頭緒,表現令人愕然,「問他們若興趣班導師拜託代帶小朋友上廁所,他們會怎樣?有些只答『拖住個小朋友』,有些更答『帶他上廁所,會幫佢手除褲』。」

他希望七月可填補到四名空缺,但經過兩輪面試後,現僅聘到一位應屆文馮試畢業男生,但亦已發現該男生志不在此,「他對室內設計有興趣,但不敢跟媽媽講,媽媽想他來面試PA,他才來應聘,他連報大學的第一志願亦屬建築系」。相信該男生很快亦會離職。他承認PA月薪較低,一向難以請人,即使降低要求至技術學校程度,亦乏人問津。

前線福利從業員工會幹事主席江貴生指出,社工以為政府銷撤PW後可以PA「頂檔」,但政府一直無檢討PA薪酬待遇,PA薪酬比PW更低,根本難以吸引青年入職,結果工作還須由社工承擔,或要社福機構自行加薪補貼。他促請政府重整社福界支援職位架構,並將之常規化。

(摘自27/05/2013)

職場反應:社會福利工作在家長眼中也是正面安穩的工作,但對不少年青人來說,卻志不在此。


銜接文憑畢業生難搵政府工 不獲認可等同5科2級

新學制下中學畢業生只要考獲文憑試中英文在內的5科2級,便可升讀副學位銜接大學,但去年有逾1萬成績未達標的學生,只可讀各類綜合或基礎文憑,完成後才銜接副學位再駁大學。但本報發現,全港9間專上院校開辦的11個文憑,除職訓局基礎文憑外,其餘10個課程因未獲學評局認可課程等同「5科2級」資歷,畢業生即使能銜接大學, 當投考公務員或部分社福機構時也會被視為資歷不全,與鐵飯碗無緣。

教協會長馮偉華指出,情况反映教育局的資歷架構評級和實際升學就業需求脫軌,導致學生可不斷升學,卻不符合文憑試中、英文在內5科2級課程的就業要求,認為教育局應收緊收生限制和學分轉移安排。自資院校認為,副學士銜接課程也屬通過既定學術評審的課程,可為成績未達「5科2級」的學生提供另類升學途徑。

去年首屆文憑試有多達2.2萬人無法考獲5科2級的升讀副學位要求,當中約7000人報讀毅進課程,另有逾1萬名學生報讀專上院校開設的文憑課程。學生完成1年制文憑後,可升讀2年制副學位課程,然後升讀大學3年級,即用5年可完成大學。市面有9間院校辦11個各類文憑,供成績未達標的學生報讀;除嶺大持續進修學院的高等文憑屬資歷架構4級外,其餘課程屬資歷架構第3級,每年學費介乎約2萬元至3萬多元不等。

部分文憑試零分亦可讀

11個課程入學要求差異極大,港專、培正專業書院、職訓局等多個課程,入學要求僅為中六畢業,即使文憑試零分亦可報讀。另有院校入學要求較高的港大專業進修學院的副學位先修證書為例,學生需考獲包括英文在內4科2級、另中文至少1級。

此外,11個課程中只有職訓局的基礎文憑,獲公務員事務局認可等同文憑試包括中、英文在內5科2級,其餘10個課程的畢業生,可以升讀該校課程或指定院校課程,但日後投考公務員時,未必會被視作獲得「5科2級」資歷。

僅職訓局基礎文憑獲認可

公大網頁中列明,文憑不符合政府文憑試5科2級要求,也不一定獲其他院校承認,意味學生日後花5年接駁上大學畢業,也不能報考入職要求為文憑試5科2級的工作,包括警員等公務員工作和部分公營機構及社福機構崗位等,除非學生重考文憑試,或再花1年重讀毅進,以補回「5科2級」資歷,否則在求職將遇到阻礙。

(摘自02/04/2013明報)

職場反應:而是一個教育界的假象,副學士已推行多年,但應受性仍一直成疑,當局仍不徹底處理,則苦了一界又一界的學生。


青協:副學位銜接不足 推遲求職潮

教育局為首屆文憑試生進行畢業出路調查,截至上月底,88%畢業生繼續升學,僅7%人全職就業,推算約有5000 人投身職場,比率低於舊制會考一般逾一成人就業。青協指文憑試畢業生就業率低於預期,擔心大量文憑試生入讀副學位課程,兩年後又無足夠學位銜接,求職潮只會延遲。

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下周一將討論新高中檢討工作,據教育局向立法會提交文件,當局正進行文憑試生出路調查,截至上月底當局共訪問394所中學、逾5.3 萬名首屆畢業生,佔7.2 萬名總考生人數約七成。81%受訪者升讀本地學位或副學位課程,7%人選擇到外地升學,僅7%開始全職工作。

銜接學額4000 未足需求

青協督導主任鄧良順表示,舊制會考中,每年平均有逾一成畢業生全職就業, 「業界本來相當憂慮『雙班年』造成求職潮,職場難以吸納,豈料文憑試生多不願意畢業後馬上求職」。

自資院校今年大幅增加副學士學額吸納文憑試生,不過兩年後副學士畢業生的資助大學銜接學士學額,雖由2000 個倍增至4000 個,但估計仍未能滿足需求。

鄧良順認為,不少副學位課程實用和專業性不足,課程內容僅為銜接至學位而設計,此類課程的畢業生一旦無法銜接,重返職場時又無法提供更多專業認證或相關經驗, 「(適合)工種同中六畢業差不多,而無法追求更多層次工作,學生可能感到失望」。

個案:寧願升學棄理想職業

鄧不諱言,文憑試生畢業後繼續升學乃大勢所趨,甚至「屈服」於趨勢而放棄理想職業。他引述有同工曾輔導一名首屆文憑試生,雖已獲聘成為服務業全職員工,亦十分喜歡工作,但家人多番相勸下上班個多月終決定重返校園修讀專上課程。

他笑言,文憑試學歷確不足以「用一世」,但社會提倡終身學習,同學投身職場後,尚有大量進修機會, 即使甫畢業便工作亦不等於「無前途」,年輕人應按志趣及能力,決定前路。

(摘自07/11/2012明報)

職場反應:文憑試之後,青年就業的狀況了無生氣,因為大家也窩蜂繼續升學,若然為讀而讀,這對自己又何益處?